相传,从前有一个卖药的老人,收了一个徒弟。刚学了一年半载,徒弟就骄傲自满起来,言行狂妄,有时还把卖药的钱偷偷地花掉。师傅三番五次地劝说,却终究无济于事。后来,师傅就对徒弟说:“你现在可以另立门户了,收拾一下行李,走吧。“徒弟听了,傲慢地说:“如果师傅再没有什么可教的,我马上就走,保证在江湖上闯出个名堂来。“师傅难过地提醒道:“还有一种草药,你不能随便卖给人吃,病情辨别不清,吃了就会出问题的。”

徒弟听了,不以为然地问道:“什么草药?”

师傅说:“是无叶草。”

徒弟满不在乎地问:“这药怎么啦?”

师傅语重心长地说:“这种草药的根和茎用处不同,有四句话你要牢记:发汗用茎,止痛用根;一朝弄错,就会死人。千万记住。”

徒弟不耐烦地点点头,全当成耳边风,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上。

此后,徒弟分手,各自卖药。师傅不在跟前,徒弟的胆子更大了,认识的摇虽不多,却什么药都敢用,没过几天,就忘记了师傅的叮嘱,用无叶草治死了一个病人。死者家属哪能善罢干休,就把他告到官府里。一经审问,他便把师傅供了出来。

差役传来师傅,责问道:“你是怎么教徒弟的?让他用无叶草把人治死了!”师傅便如实把情况说了一遍。

县官又问徒弟:“你还记得那四句话吗”徒弟想了想说:“记得。“”官接着问他:“病人有汗无汗?你用什么药治?”徒弟说:“病人浑身出虚汗,我用无叶草的茎治。”县官大怒,训斥道:“你这庸医,简直是胡治,病人已出虚汗,你还用发汗药,怎能不治死人?你为什么不牢记师傅的话?”于是,县官传令,将徒弟打四十大板,又叛坐牢三年,师傅则无罪释放。

徒弟出狱后,找到师傅,痛哭流涕,承认错误,并决定痛改前非。师傅原谅了他,并继续耐心地传他以医道。因无叶草使他闯过大祸,惹过麻烦,所以,他就把无叶草叫“麻烦草”。后来,又因为无叶草的根是黄色的,故又改名叫“麻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