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水池

汉口有个丹水池 在汉口丹水池,绝对找不到丹水池。

么回事咧?

像汉口的六角亭这一带,原先没有名字,后来有了个亭子,而且是六个角的 ,就取名六角亭,哪怕后来武汉人说起六角亭,或云“六角亭出来的”,多半是 暗指那里的“精神病医院”或“那里出来的精神病人”,含着戏噱的意思,可六 个角的亭子总还是有的。又比如,汉口西马路和模范路之间有块地方,被叫作鸭 蛋壳,是因那里曾有过礼和蛋厂、和记蛋厂,两蛋厂曾在这里装卸鲜蛋,倾倒蛋 壳,颇有幽默感的汉口人顺手拈来,即名之曰“鸭蛋壳”―――虽然,这里后来 没有鸭蛋壳了,而且,彼地后来亦改名“亚单角”了,但当初叫它“鸭蛋壳”, 还是有依据的。

唯独丹水池―――位于汉口东北部、沿丹水池火车站至解放大道间5平方公 里这偌大一片地,被叫作丹水池,没有依据。

丹水池之得名,缘于一个故事,一个颇有味道的故事――― 清朝末年,京汉铁路还没有修筑之前,这一带还是一片湖荡芦苇遮、荒丘野 兔藏的野地。野则野矣,却是大汉口的东大门,驿道从这里穿过。一天,一信使 到达这里,人困马乏,意欲在此打尖。可四下一望,前不巴村后不巴店的,一阵 失望涌将上来。正要重新上路,突然,信使看到一老妪端一木盆,蹒跚而来,不 由大喜,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前,却见盆子空空如也,又添一层失望,随口搭讪: 老人家,这是哪里呀?老妪可能有些耳背,误听成“你到哪里呀”,即答曰:端 水吃。一来,老妪是河南人(一说为山东人),且语音含混,而且,这信使又饥 又渴,生出许多虚火来,不免心神焦躁,将“端水吃”听成了“丹水池”:哦, 噢,丹水池,丹水池……

人之于物,受大刺激后,印象尤为深刻。饥渴难耐、虚火攻心,当属大刺激 。受大刺激的信使,记住了“丹水池”,且在传递公函的公务之余,也把丹水池 的名字传将开来……

斗转星移,世事走马。如今的丹水池,虽然仍旧既无丹水亦无池,却是汉口 一方热闹去处:这里已是江岸区丹水池街,辖区内的堤角,是我们这座城市工业 分布区之一,在三镇颇有名气;丹水池街人气旺旺,居委会就有19个,只是,不 晓得当年那位老妪的后人,是否还住在丹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