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渡桥

既然叫六渡桥,想必过去一定有桥,有桥一定有河流有湖杈。果然如此。这“鬼”汉口,历史上的地势是南高北低,除了西南临汉水,东南滨长江之外,在后头还有一个后湖。汉口是火炉,也是水窝子,越是热就越是涨水,这也算对立统一吧?一涨水,汉口四面都被大水包围。为了防水,明代袁通判在今长堤街一线修起一道长堤,筑堤要大量取土,堤外取土的地方就成为排渍的处所,加上汉水由硚口注入,因而形成了一道长渠,沿着今长堤街与东堤街,流经10余里,到原海员俱乐部(旧名堤口)入长江。人们因渠水逶迤如带,就叫玉带河。随后在河上陆续建起了30多座木桥和石桥,这六渡桥就是其中之一。 到了1820年,硚口外泥沙淤积累又多又高,可怜的而美丽的玉带河逐渐淤塞。1905年,孙中山成立同盟会那一年,京汉铁路通车,汉口的范围向北延伸,六渡桥一带相继填平,桥也就看不到了。桥虽没了,但这桥的地名一直并长久流传下来,流传时也就出现不同版本的说法。

一说陆渡桥,有人说这是根据玉带河上所有桥梁修建的时间先后排定的。这可能有点牵强。《续辑汉阳县志》提到:玉带河上最早出现的是宏膺桥,再依次接着就是喻义桥、九如桥、万寿桥、陆渡桥和广益桥,如果按此排列,陆渡桥算老五啊!再说前后修的桥也没有伍渡桥和柒渡桥。

二说六道桥,说玉带河上所有的桥,按顺序排,刚好是第六道。这又与文献不符。据文献记载:原玉带河上的32座桥,自西往东,这座桥是第25道,从东向西,它是第8道。就是在1902年,添建“迁善桥”、“归仁桥”,再由东到西,或由西到东的数,还不是第六道。

三说六度桥,是因为附近有个六度庵,正如邻近有玉皇阁、广益祠和三元殿一样儿有玉皇桥、广益桥、三元桥的叫法。清人叶调元在一首诗的自注中提到六度庵,这“六度”本是佛家语,就是通过“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六道修炼达到彼岸。

四说绿豆桥,武汉人说“绿”(lv)与“六”不分,相传从前桥边有大片绿豆地。因为绿豆的售价比大米高,种绿豆的人就将绿豆卖它去买米吃,这米是保命的。

还有一说法,据说这里原来没有桥,你看思维多逆向。说一个贫苦老汉的独生儿子替人雇工,夜晚摸黑回家,由于涨水掉到河里淹死了。老汉哭的死去活来,这养儿防老的送终的,到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之际,他想到做好事做善事,不能让别人家的伢也演悲剧,决心募捐修桥。他的精神感动众人,不一会儿,就收到六斗米。接着还有不少人捐钱捐木料,还真把桥建起来了。为了纪念这位行善的老者,就叫它六斗桥吧!

究竟叫什么桥?没有定论的东西可能还有回味一些。这不同说法也是我们武汉的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