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家街

在武昌千家街的人丛中穿行,嗅着闹市酿出的浓稠的市井味,忽然想起了张之洞 :如果张之洞还活着,会不会三不知(注:武汉话,偶而之意)地到他设置的这 条街上来遛遛?

掐指算来,千家街,快一百岁了。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为实现洋务救国的梦想,张之洞在湖北很是折腾了一 阵子:设丝麻四局,开湖北国营纺织业先河;开矿山,办钢厂,奠定起湖北重工 业基础;造枪造炮造子弹,发展军工业;修铁路,置劝业场,关注民生……

千家街,就是张之洞关注民生繁荣市场大规划的组成部分:大约在1906年罢 ,为便于粤汉铁路武昌火车站的交通,张之洞下令,破开武昌城墙,在今炮校东 大门附近增辟一新城门―――通湘门,在通湘门附近辟街市,计划安置人家千户 ,是为千家街……

此街南靠火车站,西至临江大道,当水陆交通要冲,亦得水陆交通之便利。

张之洞虽不通晓风水阴阳,却是个经国济世的干才,看准了这是个有起发的去处 。只可惜,清皇朝就剩个膏肓里头都是病的身架子,犹如风中残烛一般,即或满 朝廷都是张之洞这样的干员,也于事无补。千家街到张之洞去世之时,也未满千 家之数。倒是他老先生当年办的教育和实业,出了些有违他老人家本意的成果: 他送出去留洋的学生里头,出了几个跟朝廷过不去的汉子,回国之后,到他老人 家办的新军军营里,纠集部众,又到他老人家办的军工厂里,拿枪拖炮的,把他 老人家力保的清皇朝推了个底朝天―――历史记住了这个日子:武昌首义……

如今,东临中山路、西至临江大道,南起省保育院、北至武珞路、全长1100 米的千家街,早已突破千家之数,是武昌区著名闹市了;张之洞老人当年奋斗的 痕迹,已是无踪可寻;就是1937年冯玉祥将军暂居过的福音堂,也毫无张扬之意 ;只有辖区内的华师一附中,盛誉炙手,蜚声中外……

恍惚中似闻天籁―――有的人死了,可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可他已经死 了……

张之洞死了,不知他还活着否?

据史载,张之洞身为封疆大吏,生前经手的银钱,何止亿万!可他去世之时 ,家无余财,甚至无钱办丧事,还是几个行孝的学生,七拼八凑的,让他入土为 安。照此看来,张之洞应该可以活着,跟他设置的千家街一样,活着,好好的。

武昌千家街

到武昌火车站去乘车,就要路过千家街。这街又与张之洞有关联,那是1906年,张之洞为便于粤汉铁路武昌火车站的交通,在今701所大门附近千家街南口增辟通湘门城门,同时开辟此街,当时计划在此安置千户人家,所以取名千家街。

有了千家街,这历史故事就一个接一个发生了。先说首义三烈士之一的杨洪胜,1906年被编为第八镇十五协三十标列兵,后升正目。在这期间,他结识新军中的革命党人,参加反清革命组织——振武学社。1910年秋,该社遭破坏后,加入文学社。后受命请长假离开营房,从事联络工作,并在武昌千家街开杂货铺,作为革命党秘密联络机关。

再说1922年春,太虚大师经李隐尘提倡号召,陈元白奔走联络,湖北督军萧耀南的间接支持,得到武汉、荆州、宜昌居士的赞同,集30余人作为创办人,每人每年认经费400元,创办起武昌佛学院。选得武昌通湘门外千家街(今701所院内)黎元洪的族叔、川汉铁路总办黎大均的空宅,以1·5万元购为院址。经呈报湖北省教育厅批准,并报教育部备案,于当年浴佛节在汉口佛教会举行典礼。太虚任院长,梁启超(时任中华大学暑期讲学)任董事长,李隐尘为院护。

后说冯玉祥将军在1937年曾在此街福音堂暂住过,在此冯将军接待过老舍、吴组缃、何容、王向辰等作家画家,经常邀请他们来此共商抗日宣传工作。后来,福音堂连续遭到敌机大轰炸,冯将军迁武昌东湖西岸六合村,直至1938年秋,冯将军始自此去的重庆。还据老舍先生的儿子舒乙回忆,1938年2月14日,周恩来与冯玉祥会晤于千家街福音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