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关

宗关得名,与汉口的商贸兴隆有关。

明清以来,汉口商贸日渐繁荣,其交易吞吐量如稻米、牛皮、茶叶,皆居全 国之首。这样肥得冒油的位置,哪个不为之垂涎呢?中国的经商之道,历来有个 好“扎堆”的习惯:越是买卖兴隆处,越是竞争激烈处,也越容易赚到钱。这就 是行商坐贾所谓“货卖堆山”的效应。商贾云集,商机撞脸,货畅其流,财源滚 滚,于是居庙堂之高的“肉食者”,“闻香下马”,在此设关收税,分一杯羹, 也在情理之中。

清代初年,武汉有四“关”:武昌关、汉阳朝关、汉口宗关、汉 关。四关关三镇,汉口有其半。其中,汉口汉关原叫下关;宗关在上游,位于汉 口镇西5里处的汉水之滨,就被称为上关。收税者荷包里头暖和了,也就有文化 文化的意思了:这汉口的第一关,为我们关进了这许多的银子,总不能老这么上 关上关地叫吧?不是有“江汉朝宗”的雅说么?对,就叫这上关为宗关罢!这情 节发生在某年某月某日涉及某人,却难以稽考,若有人知道,披露出来也可作为 我们这座城市历史的补充。

建关之初,由于汉水流域尤其是江汉平原地区历来是富庶之地,武汉地处水 陆要冲,加之当时铁路未通,行货多走水路,走汉水载货下来的船只,多在宗关 一带停靠,完税、交易。有货就有钱,有钱就有吸引力,围绕一个钱字,宗关一 带就多了客栈、茶馆、饭馆以及戏院、民舍、商行乃至青楼风月场之类,也是“ 朝宗”的意思罢,于是,人气就愈益的发旺了,由单纯的税关而成为热闹的码头 集镇。京汉铁路通车后,宗关作为“关”,虽然日渐颓圮,作为一个码头渡口和 人烟麇集的居民区,却热闹不减当年。

如今,站在宗关所在的汉江边,当年之宗关,形影俱杳,码头渡口,亦问津 无人;只有滔滔汉水,怀着对长江的一腔子柔情,经千里跋涉之后,疲惫而激动 地投入大江的怀抱,一了朝宗的夙愿。

宗关

在汉口硚口区的汉水之畔,江汉二桥和铁路桥之间,有个“宗关”的故址,在旁边还衍生出宗关街、宗关一巷、宗关二巷等街、巷名。如今,宗关处于硚口地区繁华路段,又 在汉口与汉阳之间的交通要道,所以提起宗关,武汉人都晓得。

为什么这里叫宗关呢?说起来,宗关设立于清代乾隆、嘉庆年间,是个国家就要征税,在封建时代,朝廷向老百姓除了增加税种,提高税率,垄断食盐专卖,再就是在交通要道设关添卡,强令过往载货舟船车马要纳税要掏银子。

三镇中武昌、汉阳设关较早,而汉口因为城市发展自明末清初起步,商贸那个繁荣逐渐占了上风。当局看到了丰厚的“油水”,也想要设关捞一捞。统一规划后,确定三镇共设4关,即长江3关、汉水1关,或者说武昌、汉阳各1关,汉口两关。如果按顺序排一下就是武昌白沙洲为第一关,汉口下茶庵为第二关,汉阳鹦鹉洲为第三关,汉口上茶庵(今宗关)为第四关。

为了给这4个关起个好名字,文人雅士墨客们引经据典,费尽心机,还别说,找到了既典雅又生动,既确切又简单明了的一个4字词组——江汉朝宗。将4关按顺序分别命名为江关、汉关、朝关、宗关。此词出自《尚书.禹贡》,原句为“江汉朝宗于海”。

江关开设时间不长,后移汉阳门下称武昌关;汉关下移两次在江汉关成立后也撤销;朝关后移到沌口。据说现在江堤上还保留“老关”地名。唯有宗关地名保留至今,算得上冬天的梅花——一枝独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