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级营

这斗级营位于蛇山西段山麓,呈“L“形,东起解放路司门口,向西转北至民主路西端,至今两边都是老旧房子,道路不宽,住的人还蛮多。

这个“营”应该是指营房,军营之类,斗级营原就是清末的一座军营,据说是管理钱粮的军营驻地,取“斗斗粮食斗斗金”之意,又有“斗金营”叫法。还有一说法,这“斗级”为看守仓库的低级官员的俗称,当时今武昌为鄂州江夏县,这些低级官员因公来州、县驻地一般都蛮爱集居在这里。这两种说法不好考究,到了1967年文革那阵子,改名桥头街,1972年又恢复老地名。

有三个商业老字号与斗级营有关。1882年,这里开设了一家美华照相馆,算是湖北最早的照相馆之一。1898年戊戌变法后,湖广总督张之洞曾到武昌汉阳门码头,路过斗级营,一时兴起,进入美华照相馆照了一张半身相。店主征得张之洞的同意,将总督大人高挂橱窗陈列,大笑了人们对照相的迷信恐惧心理。也是在1898年,这里开设了一家叫鸿盘楼的浴池,在清末那算是武汉最大的浴池之一,现为武昌大桥浴池。

还有一家老字号叫马应龙,是1919年河北人马岐山在斗级营开设的眼药分店,后来还成了武汉人的眼药老牌子。

斗级营因为离江边不远,以前人们去汉口,都要经过这里去汉阳门搭船,所以这里交通方便,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民国时期,斗级营成为客栈、旅馆的集中地。北伐军攻占武昌后,报考武汉军校的各地学生大多住这里,其中就有成为抗日英雄的赵一曼,还有授予共和国大将的罗瑞卿。当然,在武汉被日军占领时,斗级营20号曾是当年日本侵略军设在武昌的慰安妇中转站,成为中国人民一段不可忘记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