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神甫路

现在的汉口江汉北路曾叫过梅神甫路,这梅神甫是何许人氏?为何以他的命名此路?

这梅神甫叫梅增春,原是意大利方济各会的传教士,1902年来天主教汉口教区,被派到该教区所辖应城县廖家寨一带从事传教活动,前后达20余年。梅神甫为了扩大教会势力,勾结当地官吏、地主和资本家欺压百姓。当时应山县有一个贫苦农民雷么,逃荒到应城矿区做熬盐工,因揭发盐号资本家小秤卖出,大秤买入以剥削农民的勾当,被罚到矿区的天主教堂服劳役,结果遭到梅增春的虐待。雷么不甘凌辱,逃出教堂,回到应山天子岗,邀集一帮穷苦弟兄,举起义旗,劫富济贫。这伙人厉害,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处死了恶霸地主郝四麻子、熊瞎子等,起义队伍发展到二三百人。雷么为了报复在矿区教堂所受到虐待与毒打,将梅增春捕获。应城县衙惊恐不安,立即派人与雷么交涉,愿以一万大洋赎回梅神甫,同时则请求湖北督军箫耀南派兵进剿。此外还派矿警到应山天子岗抓了雷么的哥哥雷三作人质,威胁雷么。雷么这个人不吃这一套,大义凛然坚决处死了梅神甫。

梅神甫死后,汉口上海路天主教堂负责人,意大利传教士索尚铎即向意大利政府报告,意大利政府对我国进行威胁,要求赔款和严惩凶手。索尚铎等还到法国驻汉领事馆密谋,向湖北督军箫耀南多次要挟,法意两国并派军舰来汉示威。当时的北洋军阀政府与箫耀南慑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命令应山县府杀了雷么的哥哥雷三,并下令缉拿雷么。箫耀南并秉承北洋政府的旨意,在法国领事和索尚铎召开的会议上,除向法意道歉外,应允从汉口盐业税内拨出36万大洋作为赔偿。

索尚铎将赔偿的一部分交陆德泽筹建医院。1929年1月4日,医院建成,此医院就命名为“梅神甫医院”,当时的政府为使帝国主义满意,同意将医院门前的马路命名为“梅神甫路”。

1949年武汉解放后,帝国主义势力被赶出我国大陆。1952年,我人民政府接管了“梅神甫医院”,并改名“武汉市传染病医院”,“梅神甫路”改名为“江汉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