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名由来

也许人们知道“武汉”这个地名来源于武昌、汉阳、汉口的综合。然而 ,却未必知道作为城市的称谓最早是1927年。那时,国民政府将三镇 合并,划为京兆区,建成统一的武汉市政府。由此,“武汉”正式成为一 个城市的名称。它的别称“江城”,得名于流放被赦后返回时的李白在江 夏与史郎中倾听黄鹤楼上吹笛的感受:“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 家。黄鹤楼上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其实,对于具有350 0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武汉每个地名的产生并流传于世,其中都有许多动 人的故事。无论大小地名,最原始的成因大体上有以下几种:

  • 一是因地理环境而得名。武汉三镇中,有两镇即是因地理条件而得其名的。如汉阳,因处改道之前的汉水之北龟山之南而称;汉口,则因地处汉水入江口而得。至于“某某墩”之类的地名,一听便知它成名时的地形地貌状态。
  • 二是因传说典故而得名。神仙费讳驾鹤的传说,不仅产生了千古闻名的黄鹤楼,而且引出了“黄鹤楼街”之类的地名。“姑嫂树”的地名,据说来源于一个哀婉凄美的故事:有位本来孝敬婆母关爱小姑的媳妇,受到在外做买卖的丈夫误解与虐待,忍无可忍而吊死于门前的树上。愤愤不平的小姑见此奇冤,也步嫂后尘,以死抗议。追溯这个地名的来历,油然使人对封建时代的妇女命运生出无限的同情。即使一个地处东郊鲜为人知的“鼓架山”,也蕴藏着一段楚国君臣之间的仇怨。当年楚庄王领兵东征来到东湖侧畔的九峰山下驻扎,有一将领突然率领部下倒戈。楚王指挥亲军还击,并在一处山峁上擂鼓号令,大败叛军。于是,这个架鼓的小山便得名为“鼓架山”。与此相关的还有“请和桥”。当然,这些引申出地名的传说都是有筛选的,基本上都是赞扬善与美的,决无以阎王殿和恶行之类传说而命名的。由此可见,地名文化的价值取向。
  • 三是因名人名事而得名。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当数“张公堤”。张公堤完工于清朝晚期。因湖广总督张之洞力举并督修而得名,它不但在当时防治了水患,而且使后湖的大片沼泽逐步变成良田,为现代的武汉拓宽了发展地域,也由原来的防汛堤防演变成一处让人怀古鉴今的地名。相比之下,类似的“袁公堤”等等,对后世的福荫则显逊色,所以它在今天的知名度也被缩水。无情的时光,检验着这类地名的生命力,也检验着它们的历史价值。近代历史上发生在武汉的“辛亥首义”和“二七”大罢工,是震撼世界,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两件大事。因而理所当然地产生了“首义街”和“二七街”为代表的一系列地名。这些闪光的地名既是历史的纪念碑,也是武汉这座城市的光荣和骄傲。
  • 四是因典型建筑而得名。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建成的江汉关,不仅派生出一条“江汉路”,而且成为这一方土地的代名词。一听“晴川街”这个地名,便可断定晴川阁必在此地。即使清王朝的粮食道台衙门、都府衙门、总督衙门早已随着爱新觉罗氏皇冠的落地而无影无踪,相关的地名依然让人生发出许多遐想。

武汉地名的成因当然远非以上几种。无论何种原因,共同之处是它们的血液中都蕴藏着深厚的楚文化,体现出楚人的文化观念。有的地名直接取自楚文化的经典名句,如东湖“行吟阁”景区之名,即是由屈赋“渔父”中“行吟泽畔”一句所得。有的深含楚文化的底蕴,如“古琴台”如同“高山流水”与“知音”的旗语。有的则体现楚人的精神传承。许多地名还衍生成颇含韵味的歇后语和俏皮话,如,木兰山的菩萨——应远不应近;江汉关的钟——有点有谱;古楼洞里拦车子——一窍不通;集稼嘴的划子——跟着荡�烫 ,等等。有的地名还被结成独具匠心的对联,如“一元二曜三阳开泰,四唯五福六合同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