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关

八十年的风雨,洗礼了她健美的花岗岩身躯,在现代大都市眼花�乱的建筑中, 仍具有震撼人心的魅力。她是封建社会衰败和资本主义在中国新生的见证,是历 史文化长河流经大武汉所沉淀的瑰宝。钟楼上的大钟,让人联想到英国的大笨钟 ,还有英国电影《三十九级台阶》……

江汉关目前作为武汉海关办公大楼,位于全国最长的步行江汉路的起点。 五六十年代,整个汉口都可在宁静的夜晚聆听到她那沉重而悠扬的钟声。记得儿 时在夏夜里,躺在竹床阵中,一边听着老人们讲述中国传统的故事,一边听着西 洋钟楼传来的乐曲,有时我们会数着她的钟点,当……当……当……现在想来, 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1861年英国开辟租界,当时临近英租界的现武汉关至花楼街口仅有一条土路, 称太平路,自此以北至铁路还是一片荒地。

随着租界的开辟和建设,当时在法国立兴洋行当买办而名噪一时的地皮大王刘歆生成 立了填土公司,专门从现解放大道以北地带取土,回填现江汉路一带,以垫高地基建 房谋利。后来,刘在英租界西北边缘回填的一片洼地被纳入英租界,使英租界扩展到 了西至现中山大道,南至现江汉路。为褒奖刘歆生,英租界当局呈准英女王将花楼 街口至循礼门的新马路命名歆生路。1927年中国人民经过斗争收回英租界后,歆生路与太平路合并,改称江汉路。

文革期间有人认为那首美妙的乐曲,是歌唱英国女皇的,甚至认为歌词是“英国 女皇万岁”。在反帝反修的背景下,钟声被改成了“东方红”。改革开放后,曾 经又恢复了原钟声,但钟声已淹没在日益喧嚣的闹市中。钟楼终因年久失修,大 钟停摆了,大钟老矣!

2000年9月28日江汉路步行街开街,经修复后的江汉关以崭新的容颜展现在人们 的面前。白天,她风姿倬著,伟岸大方;夜晚,她风韵犹存,光彩照人。

钟声又恢复了,只不过有点遗憾;机械钟变成了电脑钟,金属碰撞的宏亮声,变 成了电子模拟声。正犹如家里的一架赏心悦目的老钢琴,换成了轻薄飘渺的电子 琴。

上海的钟楼的换了吗?英国的大笨钟换了吗?

但愿有一天,我们重新能听到那沉重而悠扬的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