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马长街

洗马长街在汉阳,仰龟山兮望武昌;东倚大江沿江走,南抵长江大桥旁———从字面上看,这街一定长且阔:街可洗马,了不得也哥哥!

实际上,地处汉阳区东北隅的洗马长街,一点都不长,500米而已。

可这短短的名为长街的街,却颇有来头。

首先,建街的命令级别高:相传由皇帝颁诏钦定,要在此处、按此方位辟街。据考,此街成于明代末年,皇帝当是朱元璋的后裔了。从此街的位置及走向看,西面是龟山,东面是龟山余脉禹功矶,街面从龟山颈子上碾将过去,意图很明显:使龟山身首分离,断其龙脉。这样一来,洗马长街就与当年建在蛇山腰上的黄鹤楼,隔江呼应;或者,这就是所谓“龟断颈,蛇断腰”典故的来历罢?

不晓得,朱姓皇帝老儿为么事这样子不喜欢龟和蛇。追溯起来,龟、蛇这两样爬行动物,在华夏先民崇拜的图腾中,一直是正面形象,直到宋代,都听说有么对龟蛇不好的社会舆论。要不,宋代的一些文化人如苏东坡之流,何以要经常戴着龟形帽,招摇过市,以为时尚咧?想必,明末时节,皇帝的日子不太好过,这里造反,那里起义,长城外头还有满族人在虎视眈眈,真个是内忧外患,到处鼓泡泡———很可能,皇帝先生觉得龙椅嘎吱响,要找个地方镇镇“邪”,就胡乱挑中了湖北这两座并不起眼的山。

其次,洗马长街,得名于禹功矶边上的古迹“洗马洞”。据明嘉靖《汉阳府志》载:“洗马洞在禹功矶上游。”而“洗马洞”,又与另一历史名人有关:传说关羽屯兵汉阳时,常来此处江边,或在晴川历历的汉阳树林里头遛马休闲,或在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头立马沉思。关公神勇忠义,所建功业,跟从吕布手里弄来的那匹赤兔马是分不开的,亲自洗马,也在情理之中。让关先生想不到的是,他您家当年江边的洗马处,竟成了个古迹———这个如今无迹可寻的洗马洞,竟成就了这条不长的长街……

时光流转,白驹过隙。1954年抗洪过后,此街临江的一侧街面拆迁,改筑成防水墙,长街就更短了。如今,此街尚有香瑞巷、湘乡巷、社稷坛等居民区,民居房屋多依山而建,错落而零散,似乎还缭绕着古老街巷的那一份恬淡和闲适———也是,西仰龟山,东依晴川阁,龟山之翠可养眼,晴川阁上好听涛,真个好去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