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甸路

这个老地名已经没有了,现在改名为解放公园路东路。在那里呢?沿解放公园路往东,穿过解放大道,在解放大道与中山大道之间,有一条不很长的路。该路建于1905年,开始为“全封闭”式,两旁筑有高一丈的钢筋水泥墙,只有在赛马期间凭票通过,这给华界市民带来极大不便。经过交涉,这才开辟一条小径,允许横穿,但不许逗留,也不许翻越栏杆进入马路。经过战争、修铁路、收回租界、城市建设等世道沧桑,这条路变化很大,然而一直到解放后的1958年,市政府才将路名取缔。

为什么叫渣甸路?在旧中国,外国人来武汉做生意,成立的公司,一般称作洋行。有个洋行就叫怡和洋行,从长江航运、五金化工到军火鸦片无不经营。此洋行1843年在上海设办事处,1880年来汉口设分行(今沿江大道104号)。怡和洋行的英文名称为“渣甸.马德生有限公司”,渣甸和马德生两个英国人是该公司的创始人。此洋行汉口分行对西商赛马场的投资最多,所以取得这条重要通道的命名权。渣甸是威廉.渣甸的姓,他出生于1784年2月24日。年青时在“东印度公司”的帆船上当外科医生,经常到达中国的广州、澳门,了解东方贸易的行情。1818年,他在印度孟买注册经商,与人合作购“萨拉”号船,专门进行鸦片走私。1819年,完全脱离东印度公司。1827年加入马尼亚克公司,负责广州的业务。次年,马德生业成为合伙人。1832年公司倒闭,他们俩于七月一日在广州成立怡和洋行。

他们俩狼狈为奸,在鸦片走私中积累大量资本。1836年已有一支12艘船的船队。从1832年到1838年的6年中,从印度加尔各答运往中国广东、福建的鸦片达到6万多箱。1837年,林则徐在广东禁烟时,在奏折上就提到渣甸,说“鸦片之到处流行,实以该夷为祸首”。更为可恶的是,渣甸为了能长期疯狂地喝中国人的血,竟不断鼓吹游说英政府施展保护英国商人的威力,煽动英政府发动鸦片战争。在签订《南京条约》中,有些条款都是渣甸出的歪点子。从此,中国国门洞开,开始沦为两半社会,而渣甸却受到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的赞扬。1841年,他还当上议员,直到1843年病死。怡和洋行至今仍在全世界许多地方存在,由渣甸和马德生的后代所掌握。

可见,渣甸这个人对中国人民做了不少坏事,今天提到他,是为了不忘国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