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巷

猪巷 →居巷→团结巷→交通巷

这一组题目就是这个巷子名字的变迁,变到今天。这个巷子因房地产开发快没有了。

这条巷子地处沿江大道江汉关后侧,南起沿江大道,北连花楼街与交通路相通,是一条在历史上有特殊经历的小巷。我对这条小巷非常熟悉,我家就在附近的百子巷,我读的花楼街小学后门就挨着它,我的一些同学也都住在这里,可以说,有蛮深的感情。

说起来,这条巷子最早叫猪巷,怎么有个“猪”字呢?1840年鸦片战争后,英国侵略者侵占武汉,强占了江边一带的码头,在岸上兴建了一个“太古公司堆栈”,曾经作为过武汉港务局的仓库。当时,由四川、湖南两省运往汉口的牲猪,一般都在这个码头上岸。自修了堆栈以后,英帝国主义的公司严禁牲猪在这里通过,这就迫使人们在此挖一条地道让诸通行。地道口在江边,出口靠黄陂街口,地道上面的一条小巷也称“猪巷”。

1922年,英帝国主义的魔爪步步深入,侵略者对水陆交通方便,市场广阔的武汉垂涎三尺,心热眼红,准备修海关大楼,也就是今天的江汉关,唯恐影响大楼的地基,又强行将地道填死。牲猪虽不能在此通过,但“猪巷”名称却没有改,一直到抗战胜利后,武汉人为了雪耻,迫使国民党当局正式将此巷改名“居巷”。意为居民所住的巷子,虽字音有些相似,但意思大变。

这条巷子还有一件事有名,就是英国威尔士邦传教士杨格非于1866年(同治5年)在此开办了仁济医院,也就是武汉协和医院的前身。后因社会发展,此地位置狭窄而搬走。我读花楼街小学时,可以从这个医院的旧址穿到居巷。别看这个医院蛮小,那可是武汉仅次于汉正街的普爱医院较早的一所医院,为解救武汉人的病痛还起过作用。

解放后,这条巷子还是叫居巷,文革时,也就是1968年改名团结巷。1972年武汉整顿路名,因此巷连接交通路,又改名为交通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