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圃

在汉口自治街以北,在前进五路到江汉路之间,有一个老地名叫老圃,如今为了城市建设,这一片已经都拆除了。要知道,老圃的形成已有百余年的历史了。

19世纪末、张之洞修筑后城马路逐渐把这里湖塘填平。1905年京汉铁路通车,江汉路北端与铁路交叉处,是铁路的循礼门货站。铁路以南,江汉路东边被列强划为租界区,铁路边一带被军阀商人做成里弄,建了一些连片的二层洋楼。而江汉路与循礼门货站之间的铁路边200多米长的地段,则是一片无人管的湖塘菜地。

后来,靠脚力搬运的人都来赚循礼门货站的钱,但铁路上有规定,赚钱可以,必须按时按点,你想,白天晚上都会有火车来,要是住得远,怎么样揽活干。为了生计,这些搬运工只能在货站无人管的地方搭草棚子,有时10人一帮,5人一派,共同守点活路。

再后来,因为天灾人祸,还有连年不断的战乱,不少农民活不下去了,逃到汉口。那里找地方住?这一片无人管的地段是百姓的聚集地。出苦力的、做手艺的、挑担子的、唱戏的、买狗皮膏药的,还有变把戏的、玩杂耍的、测字算命的,都跑来了,你一个棚子,我搭一个窝,日子虽苦一点,大家勉强过。

住的人越来越多,过去的菜圃逐渐缩小,后来还没有了。人们的记忆还是不忘菜圃的形象,于是这里栖身的人们在“圃”字的前面,加了个“老”字,成了老圃。

老圃的名气是这里曾有过露天戏园,用竹子围成院墙,随么事好看的戏、杂技、电影都有,热闹一时,成了武汉市民娱乐的中心场所,生意不比“汉口新市场”差。1931年是个毁灭性德年代,大水把这里淹得够呛,以后老板们不再这里搞娱乐生意了。生意人前脚一走,做苦力的人又杀回老家有搭起草棚房子。

再到抗战胜利后,大批逃难的人又回到汉口,也来这里安家落户,有陆续盖了一些房子,就形成了老圃正街、圃东、圃西,所有巷名都以圃字来叫。上世纪70年代这里发大火,也烧得稀里糊涂,后来政府批准盖了一些住房,成了人烟稠密的居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