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义街

起义街的原名是中和门外正街,那起义门以前就叫中和门,改的时间是1912年。想起那炮火纷飞的1911年的10月10日的夜晚,起义军占领楚望台后,打开中和门。通过中和门外正街迎进南湖炮队,就在中和门楼及蛇山,向总督署轰击,为武昌城光复起了重要作用。事过15年,即1926年的10月10日,国民革命军北伐,兵临武昌城下,曾在进攻起义门的战斗中,在此街南段明伦街口,中段保安街口,挖两道战壕和军阀守敌激战,最后在武昌首义的同一天,光复武昌。历史真是巧合。

这条街南北走向,南起赛宝巷,北止起义门。其中又有所分,上段赛宝巷到明伦街为一段,这又称皇船库。这两个老地名值得琢磨。赛宝巷原是清代古巷,相传鲇鱼口巡检司某官员曾以自藏珍宝古玩在此巷与人赛宝,赛时发现参赛各家多以假物相见,于是不欢而散。民间故此传有歇后语:“赛宝巷的宝——假的”,此巷因此得名。再说皇船库,距此百米左右曾有巡司衙门,相传官长叫老黑,是皇帝的叔叔,负责管理这一带的船只,相当于今天的水上公安派出所。有一次,皇娘娘来看望老黑,随行带来大量的物质,存放于此,皇船库因此得名。这一段还有三个糟坊有名,如少友糟坊、聚谦益糟坊、太康糟坊,这可是那些酒麻木经常来的地方。

中段从明伦街至保安街,俗称十字街。十字街内住的回民特别多,这回民又几乎都以宰牛、卖牛为生计。常言道:“回民无事干,挑个牛肉担。”别以为回民真的是无事干,他们挑着牛肉担,把十字街的清真生意做得很火。从清代中叶开始,城内的一些人常出中和门到十字街游玩,很多商人也来此地洽谈生意,从而带动了这里的茶馆业。这里的茶馆大多属于荤茶馆,不是说内容蛮黄色,而是说书唱曲兼有之,你可以边喝茶边听书。何祚欢的师傅,武汉市老一辈的说书艺术家李少亭,就经常在这里的茶馆说书。当然这里也有清茶馆,只卖茶,较清静,比如著名的一勺茶馆,就是你只喝一勺,就再也不会忘记这里了。可见,茶馆的茶品质好,价钱公道。直到今天,十字街的老人对此还记忆犹新。这一段开设事物店铺特别多,如童发祥杂货店、杨福兴烟铺、孙大兴粮食行,大义茶馆、祥泰杂货店、德昌杂货店、太和祥杂货店等。

武昌起义街的下段就是中和门外正街,此处为回族集居之地,相传其先人白元代到此落户,迄今已近7百多年。由于回民较多,这里有一座清真寺,清初,规模并不大。同治年间重修时,集居在这一带的宰牛业、杂货业、清真餐馆业的教民共同集资,有些教民甚至将自己的祖业捐给了寺院,使整修后的寺院规模扩大到占地2300平方米。光绪年间也曾经进行修缮,规模越修越大。1968年曾被挪作他用。1984年又一次修建。从古到今,这条街最热闹的就是清真寺了,日常的礼拜活动,伊斯兰教重大的节日活动,都在这里举行。在这里做生意的大多是宰牛户、皮坊,回民早点店等。

这起义街还有后街、前街。后街位于起义门西侧,南起石灰堰,北止紫阳公园东部围墙。这石灰堰据传,明代修建武昌城时,此处为储存石灰之处。城垣竣工以后,灰坑积水成堰,就得名石灰堰。前街解放前叫郭家街,后均称梅隐寺,因有一座梅隐古寺而得名。前来这座中等规模的庙宇上香的香客不断,香客的到来更增加了这里的繁荣。梅隐寺于民国晚期毁于战火。1967年曾改名爱国一街,1972年路名整顿时,考虑此街位于起义门东即前面之意,就曾叫起义门前街,1985年又改名梅隐寺。追寻起来,1952年的梅隐寺5号,是一夏姓私人小楼,就是当年明伦街民族民主联合政府的办公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