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路

老武汉人都知道汉口车站路是指从汉口大智门火车站大门口到江边的一条路,但在解放前,这条路分为三段,有两段在法租界内,是不能随便通行的。

第一段是汉口站至友益街一段,称玛领事街,这玛领事叫玛玉理,1900年到1904年任法国驻汉口领事,任内曾于1902年11月12日和清朝湖北江汉关监督签订《汉口法国租界展拓新界》条款,把法租界向北扩展到汉口城堡(今中山大道)以外,使中山大道以北地区成为法租界的一部分。

第二段从中山大道到洞庭街一段,称大法总理克勒满莎街,这个克勒满莎在1919年巴黎和会时任法国总理,参与策划制订了包括把中国山东交与日本管辖等内容的《凡尔赛和约》,引发了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五四运动”。

第三段从洞庭街至沿江大道一段,称为邦克街,为法俄两租界的“界限街”。根据1917年11月28日法俄两租界工部局总董陆公德和格利戈利夫签订的合同,邦克街路面小规模修补,道路和两旁沟渠的清洁及警察岗位的设置由法租界负责,路灯费用由两租界工部局平摊。1918年9月16日在经过修补后,法租界工部局董事会根据陆公德提议,决定将该路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任法国盟友的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名字命名,变成威尔逊路,11月14日还举行该路命名典礼。你看,气人不气人,中国的地面接二连三被叫成外国人的名字。

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后,法租界收回,因这地面紧靠汉口大智门火车站,中国武汉政府将前面提到的三段路并称为车站路。

车站路全长75o米,就是在1896—1943年间,这里大部分为法租界区域,什么工部局、巡捕房、兵营及许多重要洋行、俱乐部都设在这条路上。武汉三镇要是遇到重大事件或者战乱,那法租界当局就像如临大敌,对这里进行重点保护。1938年武汉沦陷前夕,法租界当局更是在车站路内的租界与中国街区连接处装设带铁蒺藜的铁丝网,每一段外都安了电网,电网里沙包堆成堡垒,架起机枪和炮。当然,这里有全副武装的法国士兵和安南兵看守和巡逻。

在车站路与岳飞街交界的两个角,西北角(原房已毁,今是金源大厦所在地)就是1896年法租界设立的巡捕房,由法领事馆直接管理。中共的第一位妇女部长向警予被捕后曾关押于此。而西南角,是法国驻汉领事馆高级职员的公寓,叫礼邦村,其隔壁是法国兵兵营和义勇队、救火队的营地。车站路与胜利街交界的四个角,西北角(原房已毁)是1898年日本驻汉领事馆重新设立后的日本领事馆,20世纪初才搬到日租界,它的近邻是1899年9月设立的日本汉口邮便局(邮政局)。西南角是法国巡捕房警察公寓;东北角是经营桐油出口业务的中资企业—得庸公司;东南角(今天的扶轮大厦所在地)是法国俱乐部,又称波罗馆,是在汉法国洋行、银行的高级管理人员集资兴建的,抗战期间被炸毁后,地基曾租给平汉铁路局使用。

车站路与洞庭街交界的西南角曾是汉口赞育药房,它最初于1910年由英商设于英租界内,是香港华生有限公司分店。1914年,就在这里建成新药房大楼,当时号称“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最大零售药店”。1920年9月该公司进行重大改组,突破单一经营,形成超大型的公司。

车站路与沿江大道交界的南部是美国驻汉总领事馆,地处俄租界境内,1905年由广兴隆建筑厂承建。三层砖混结构,平面为带有凸凹的矩形,主入口在中间为凸出半圆形门楼到顶。两侧是八方圆形角塔,形成内聚的功势。红砖清水外墙,门窗都用弧形拱,红色的波浪形曲面凸凹起伏,颇有动感。顶部两个角塔,有欧洲中世纪城堡之风,檐部及角落有女儿墙,四坡屋顶覆盖红平瓦,是武汉市少有的“巴洛克”式建筑。该房连同地基后属于俄国顺丰洋行老板李凡洛夫所有。现在这栋楼是武汉市人才市场所在地。就在这栋楼对面,也有一栋漂亮的建筑,前不久又经过装修,更是光彩照人。就是1902年建成的东方汇理银行,主要经营远东地区金融业务,该行总部设在法国巴黎,是法国几家大财团为经营印度支那而于1875年创立的,该行除了支持法国洋行在汉的进出口业务以外,还从事抵押汉口地皮业务,汉口地皮大王刘歆生曾任该行买办。

在车站路临近长江边,是1917年11月法俄两租界共同建造的码头,名为邦克码头,由法租界工部局具体负责兴建管理,工程费用由法俄两工部局平摊,主要使用码头有立兴、义华、万敦生、金龙洋行,每年都要捐出数额不菲的银子。

最后说一下,车站路上还有一座小巧别致的教堂,曾是天主教无原罪堂,该教堂奉无染原罪圣母为主保,所以取这个名字,建于1910年,资金来源于中外教徒捐献,据说耗银1·2万两。因建在法租界,有人又叫它“法国堂”。当时这座教堂属于贵族教堂,规模较小,内部装饰为哥特式风格,华丽精美,主要提供外侨使用。1924年在教堂后面修建一座三层楼高的红色洋房,是汉口教区和华中诸多教区的经济中心。这里还说一个人文之事,1992年一位外国老人来到这座教堂,原来多年前,老人曾在武汉担任法国驻汉领事,当年老人与妻子就在这座教堂举行的婚礼。回国后,老人一直念念不忘这座见证自己爱情的地方,希望回来看看。在参观完后,老人十分感动,还连连称赞我们武汉把教堂保存如此之好,让他多年的心愿得到满足。

汉口车站路不算太长,但经历了太多的历史沧桑,这恐怕是如今的年轻人不大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