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巷

说起来,金龙巷位于武昌解放路东侧,在保安街与水陆街之间。此巷9号以前是个金龙庵,这条巷子就以此得名。1937年出版的地图上标明,此巷名大金龙巷,以区别此巷中有一条岔道到水陆街的小金龙巷。

这条巷子与一位文化名人有关,她就是萧红。在上海沦陷前夕,萧红与友人一道来到当时的抗战中心武汉,居住在此巷21号。那时这里是两间青砖瓦房,带一个小院子,院内有一棵梧桐树,萧红很喜欢这里,僻静之处不时充满她的笑声。那时,一些因战乱流亡到武汉的作家和艺术家,特别是东北作家,经常来萧红这里聚会,畅谈时局,讨论创作。可以说,这段日子,萧红最为开心难忘,同时也激发她的创作热情。它她写了《生命和战士》、《窗外》、《一条铁路的完成》、《1929年的愚昧》以及她一生中唯一的一篇评论文章《(大地的女儿)与(动乱盔代)》,并开始写作后来成为她代表作之一的长篇小说《呼兰河传》。那期间,著名文学评论家胡风在武汉创办了文学杂志《七月》,邀请萧红担任编辑。这个杂志在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发表了许多重要的文章和诗歌,文学史上把这些诗人并称为“七月派”。

由于这里异常热闹起来,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特务们经常出现在小巷周围,还找借口將萧红抓进了附近的警察局。胡风赶紧报告给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由董必武亲自出面与国民党当局交涉,警察局不久释放了萧红。

1938年9月中旬,战事变得紧张,萧红不得不再次告别武汉,告别她前后居住了近一年的武昌金龙巷21号,前往重庆避难。4年后,萧红因肺病逝世于香港,终年31岁。

还令人惋惜的是,金龙巷前几年被拆除了变成高楼,据当地老人们讲,就是萧红住过的宅院,就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此宅院原属于一位钱姓商人,里面有十余间房屋,全部为青砖灰瓦,房梁门柱上曾雕刻着古代戏曲故事和人物。武汉沦陷后,该宅院成为日本卫兵队长的私人住所。日本投降后,又被一位国民党军官所占。后来钱氏家人用重金买回了这所宅院。解放前夕,钱氏去了台湾。解放后宅院收归国有,里面住过七八户人家。几年前,钱氏后人曾来寻访21号,对宅院拍了不少照片带回台湾。2001年5月,金龙巷被改造为住宅小区,那有点历史事的21号也与其他老房子一道被拆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