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怀民路

也就在张自忠路前面,有一条不很长的路,被命名为陈怀民路。说起来,这也是以一名抗战英雄命名的路。

陈怀民是在抗战初期保卫大武汉的空战中以自己驾驶的飞机与日机相撞的国民党青年飞行员。1937年,他年仅22岁,少尉军衔,在当年9月19日的南京空战中,就击落过一架日机。南京失守后,他随部队转战到武汉。

1938年4月29日是日本天皇生日,日寇叫嚣要以空战的胜利为天皇祝寿。这天,日本海上空军头目左世保率第二航空大队39架飞机从安徽、江西起飞,直袭武汉。中国空军第4大队和援华苏联空军志愿队共67架飞机升空迎战,经过30余分钟的空中格斗,击落日机21架,我方也损失12架。陈怀民的飞机中弹后,陷于5架敌机重围。他左冲右突,还是无法摆脱。这时他的飞机弹药耗尽,操作不灵。他拉起战机,作了一个最大限度的上升转弯,向一架敌机迎头撞击!刹时,长江上空火光四溅,两条火龙下坠,陈怀民与敌人同归于尽了。武汉的市民目睹这一悲壮的场面,灵魂不由为之震撼。

人们还在幻想,也许他跳入长江,母亲河会保护我们的英雄。当时的武汉各大报纸还没有使用“烈士”一词。一连数日,许多市民自发四处寻找。陈怀民的母亲还留着桔子等儿子回来吃。时间过去了一个月,人们这才不情愿地相信,我们的英雄确实殉国了。6月1日,由蒋介石亲自主祭的公祭会准备举行,周恩来还代表毛泽东、朱德等送来花圈。就在典礼即将举行之际,接到了青山渔民打来的电话,称已找到烈士的遗体。青山的人们含泪将其送到汉口,装入原只有衣冠的空棺材,隆重地举行了公祭大会。

抗战胜利后,当年日租界的一条路就被改为陈怀民路,以表示对英雄的纪念。

说来也巧,陈怀民牺牲后,他妹妹陈难和被他撞落得日本飞行员高桥宪一的妻子美惠子还有一段交往。人们在天兴洲高桥飞机的残骸中发现他妻子的照片以及给他的一封信。陈难也在日记中记述了对哥哥陈怀民的悼念。这封信和这篇日记在当时武汉的报纸发表了。陈难用大量文字劝慰这位替法西斯卖命飞行员的寡妻反对战争,并呼吁和平。香港版的美国《读者文摘》也同时发表了这两份文字,还帮她们建立了通信联系,并陆续刊载她们的来往信件。这件事当时的轰动了国际舆论界,人们深深地感到中日两国人民还是友好的,善良的。愿战争早日结束,和平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