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口

武汉以“口”为地名还不少,如武昌的司门口街道口大堤口西厂口栅栏口;汉口是一个大口,由上而下有舵落口硚口,再下就是黄陂的滠口,汉阳有洗马口郭茨口琴断口,今天说说汉阳黄金口。

黄金口位于汉阳区永丰乡境内汉水南岸,东起琴断河,西至四合村,南接三眼桥,有黄金口村及武汉第一、三砖瓦厂等单位。相传,俞伯牙遇见钟子期后,两人交情日深。有一天,两人泛舟溯流游于汉水,准备靠岸时,船舵掉到水里,无法控制方向,那小船顺水随风漂到汉水南岸一湖口,船被狂风打翻,俞伯牙与钟子期连同携带的一箱黄金落入水中。两人正着急,刚好有渔船经过,把两人救起,而那箱黄金怎么也捞不到,伯牙与子期相视而笑,命保住就不错了,金银乃身外之物,两人感谢完救命之人,又一同离去。后人便称此地为黄金口。

清末民初,黄金口沿汉水一带有不少砖瓦厂,如裕记、阜成等,做的都是机制砖,第一块国产机制平瓦在此诞生,“汉阳瓦”由此行销长江和汉水沿岸地区,并且还在上海设庄专营。“汉阳瓦”成为继兵工厂“汉阳造”枪械闻名遐迩之后的友谊冠名“汉阳”的大品牌。

黄金口汉水岸坡陡水深,码头历史悠久。很早以前陆路交通仅有堤顶路,20世纪80年代后有公汽可达王家湾。2000年中环线从黄金口通过,并在这里建起汉江上武汉市第5座公路桥,以北岸硚口长丰乡而命名为长丰桥。

改革开放以后,这里也有很大变化,曾经建起过中外合资企业——中德长江啤酒厂,后改为百威(武汉)国际啤酒有限公司,开创国际品牌并走向全国各地。还有,在20世纪90年代初,由黄金口村办皮件厂嫁接改造的汉港合资百杰登皮具有限公司,曾名列武汉市乡镇企业出口创汇第一名。村民创办的香飞农园,到21世纪初成为一头联系蔬菜基地和种菜农户、一头联系超市和宾馆酒店的蔬菜产销联合体,“香飞”蔬菜为国家商标局注册商标,开武汉市农产品注册商标之先河。本世纪初,汉阳区建立的黄金口工业园,被列为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协作园区,在这个品牌迭出的“黄金地段”再打造更多的黄金般的汉阳品牌,黄金口再创造更多的黄金。

关于黄金口,民间流传着一段更为古老的神话传说。

相传,米粮山顶有一座坐北朝南很破旧的古庙,是当年大禹治水的屯粮之所。庙门前广场的中央竖立着一根黑色杆子,杆子长4丈余,直径粗二尺,不晓得是什么物件,更不知是哪年栽的。而庙里的和尚们把杆子当作旗杆。

米粮山下,有一个六七岁的放牛娃一年到头在这里放牛,就常将牛栓在杆子上,年复一年,庙门前的杆子被牛绳系出一道金光闪闪发亮的圈子。一天深夜,土地公公托梦长老和尚说:“鉴于你存心面佛向善,告诉你一个秘密,庙前的那根杆子是金船的金桅杆。要想挖出这条金船,就得挖上七七四十九天,休息时必须用七七四十九根金线一头拴在金桅杆上,一头用一尺的铁钉钉在地里,不然出土的金船会自动飞走的,切记!切记! 这好的事,长老喜得睡不着了,赶紧召集手下的和尚们,按土地公公的托梦行事,并嘱咐和尚们不听钟声响不能吃饭。就这样挖啊挖,挖到七七四十九天,一条金船全部暴露出来,就是金船的底部还没有露出土。这时已是正午时分,和尚们口渴肠饥。长老看到最后还有一道工序没有做完,要小和尚们继续挖,拿二根枕木将船垫起腾空后方能吃饭,自己先回庙去了。土地公公看到这般光景,已知长老心太贪,这物不能属于他有,于是暗中撞钟,钟声一响,那些又渴又饿得和尚们都慌得扔下工具吃饭去了,那管用什么金线拴金船的事。

金船上的金仙们看到这般情形,也慌乱驾舵扯风帆朝西北方向飞去。飞到什湖与汉水河一交汇口时,金船上掉下十余篓黄金,因此,后人将此处称黄金篓。由于篓与口在武汉地区方言中音相近,年长月久,人们将黄金篓为黄金口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