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黄陂路

汉口江岸区有一条特别的路,东南到沿江大道,西北到中山大道,长604米,与两侧的兰陵路等平行,中间与洞庭街、鄱阳街、胜利街等街道相交。1997年,江岸区政府把这条路命名为街头博物馆,此路叫黎黄陂路。

在清末民初,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就是对一些大人物都以他的籍贯相称,比如袁世凯的原籍是河南项城,所以被称为袁项城;段祺瑞的原籍是安徽合肥,也被称为段合肥;黎元洪的原籍是湖北黄陂,也就被称为黎黄陂了。

这位黎元洪先生是从床下拉出来的湖北都督。当时不明白,革命党人怎么不自己当这个头,反让清朝旧官员当,这黎元洪真是划得来,不仅当都督,后来还当了两届民国大总统,三届民国副总统。

先说黎,通“泥”字音。

在1911年辛亥年革命前,黎元洪是武昌军政界的二号人物,次于张彪。1907年,一位姓赵的接任湖广总督,那拍马屁的排队送礼,张彪送了十几万银元,而黎公呢?送了一点点“意思意思”。而当时武汉有个地方受灾,黎公就捐了三千两善款,要知道这是他半年的俸禄啊!于是,老百姓称他为“黎菩萨”,又叫“泥菩萨”。其实,他这个人还蛮关心手下的士兵。一次,一位士兵家中母亲因上山砍柴,不慎坠入山谷摔死了,儿子悲痛欲绝,黎公亲自安慰,并拿出八十银元让士兵回家葬母,安排后事。还有,他对士兵中出现的新思想,没有反对禁止。对于日知会的刘静庵给予保护。辛亥革命前,汉口宝善里发生爆炸案,清当局准备按搜查的花名册大肆捕人,黎元洪两次反对,说以免涉及面太大,引起事变。这些没有被采纳。可见,黎元洪的德行有公认,思想有一定的倾向。革命党人之所以抬他出来,一是当时孙中山、黄兴、宋教仁不在国内,孙武等领导者伤的伤,逃的逃,下级军官考虑需要有威望的人安定人心,稳定局势。而黎公最为合适,历史有它的偶然性,但也蕴含着必然性。再说他是被床下拉出来的,也不符历史,是后来的文人捏造出来的。

再说“元”字,通“圆”音

这黎元洪起初也是不愿意当这个都督,有革命党人的相逼,也有他自己的观察思考,一则汉阳汉口光复,二则外国势力保持中立,他这才下决心。别人要他剪辫子,留多长头发,他来个干脆,剃光头。这一剃,现出圆圆的脸,圆圆的脑袋,身子也是圆圆的,整个圆古隆冬。别人说他像个菩萨,他自己说像个弥勒佛。大家一听,哈哈大笑,这一笑,笑近了彼此的距离,黎公也完成了华丽的转身。既然当了这都督,签字的安民告示起到了稳定军心、人心的作用。清朝派海军舰艇沿江而上前来围剿,黎公写信给领兵的萨镇冰,也是他在北洋水师的老师,申明道理希望给个面子。弟子的信打动了老师,老师为了交差,命火炮开向长江,开向边远地区,使武汉三镇少受炮击。还有黄兴在汉阳保卫战中失利,黎公给与安慰安排。要就不反,既然已经反了,就彻底反了。所以他后来能当大总统副总统虽说还有别的原因,但在辛亥革命中还是有一定功劳的。当然,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

最后说“洪”

这“洪”与袁世凯鼓噪的洪宪帝制有关。黎元洪一生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反对你袁世凯的称帝,袁世凯曾拉拢黎元洪,一是拿十万元跟黎公在北京王府井买公馆,二是许儿子为黎公的女婿,黎公不为所动。后来又封他为武义亲王,他坚决不受。说实在的,黎元洪一生也干过不少错事坏事,但他与袁世凯之流不同,在通向共和之路上,他步履蹒跚,艰难坎坷,但他毕竟是迈开第一步的先行者之一,我们应该给予历史的尊敬。

就黎黄陂路来讲,它的所在地域是1897年划入汉口俄租界的,到了1900年租界当局掏钱修筑此路,取名夷玛街,一个洋名字。在1925年以前又换了一个洋名字,叫阿列色耶夫街。此路就是一条从沿江大道(原名河街)到中山大道(原名亚历山大街),交汇的路口有洞庭街(原名鄂哈街)、鄱阳街(原名开泰街)、胜利街(原名玛琳街)。1946年元旦,国民政府收回全部租界后,将此路又命名为黎黄陂路。

走在这条路上,感觉就是和别处不一样,路面不宽,车辆不多,行人较少,印入眼帘的是一栋栋充满异国情调的欧式建筑。从中山大道那边拐入,岔路口的那栋五层楼的房子是基督教青年会汉口会所旧址。此会所于1916年奠基,1919年落成,原系三层砖木结构,由加拿大巨商潘美捐资修建,又名“潘美堂”。1944年农历11月4日美军轰炸日军时,此建筑被毁,后依旧重建。离岔路口不远处是武汉中医院,她的前身是由美、俄、英、法、德等国在汉领事馆、工部局、商行、银行共同集资购地兴建的万国医院,之所以叫万国医院是当时此医院的医务人员来自21个国家。此医院斜对面是高氏医院,老建筑的外观保存还蛮好。

黎黄陂路的胜利街路口还有4处旧址,分别是饿租界工部局,现为黄陂路小学,建于1902年,是俄租界内的最高统治机关。另外是日伪汉口放送局,日本人占领武汉后所设立的播放新闻、音乐的华语电台。胜利街对面是首善堂旧址,为当时天主教在汉所置产业,1928年改为付绍亭公馆,是现代风格的古典主义建筑。那个裕兴洋行现在看不到了,2003年新建了一座20层楼新源大厦。

首善堂隔壁是五花宾馆旧址,1934年作为基督教女青年会办公处,武汉沦陷后成为日伪高级军官的俱乐部,抗战胜利后最早是武汉守备军总指挥部,后成为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解放初为中共武汉市委所在地,再后来是江岸区政府、区委所在地,现在已搬出。

宾馆斜对面是原美国海军青年会旧址,建于1915年,若看外观,三段构图,正面五开间,两侧开间圆形突出,各三档木窗,正中开间为入口,有台阶直上二层,中间三开间,一、二、三层都有双圆柱外廊,顶层两侧为红瓦坡面气屋,外有半圆形阳台,中间三开间为单圆柱外廊,整体给人以活泼美观之感。

再细数老建筑,还有俄国巡捕房旧址、中华基督教信义大楼旧址、顺丰洋行、邦可花园、惠罗公司、巴公房子、华俄道胜银行旧址等,每栋建筑都有它的故事,都有它的风格情调。广州某刊物就曾向广东人推荐,去武汉旅游一定不要忘了逛黎黄陂路,那里可以寻觅到老汉口的味道。

黎黄陂路是一条老街,是一条以历史人物命名的路,是一条有特色有品味的路,朋友,有空前来坐坐,这里有咖啡屋有点心店;有闲前来走走,除掉心灵的疲劳,回味那过去的时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