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楼洞

武昌的两个鼓楼洞

武昌旧城区内东西向横着一个蛇山,风景倒是蛮美,但交通不大方便。古代时人烟稀少,人们还不在意,翻个山或绕个山就过去了,顶多嘴巴里啰嗦一下。到了后来,人们受不了了,就想要打通蛇山,使得民主路有两个鼓楼洞,一个是明代开凿的,在武昌解放路,也就是在现在的长江大桥跨解放路的引桥下。

说起这条路,旧名中正路,再老一点叫长街,老到什么程度?最早记载于南宋。据宋祝穆《主舆纪胜》载:“南湖外与江通,长堤为限,长街贯其中,四旁居民蚁附”。就在这蛇山靠北的地方,原来就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南楼”,其前身是唐代武昌军节度使牛僧儒的登宴处,起名叫“奇章堂”,为什么?牛僧儒曾被封为其章郡公。宋代知州陈邦先也在这个旧址改建为“戏彩堂”,后任知州汪叔詹又改名为“奇章阁”。明代弘治13年(1499年)由布政使韩镐负责改建于第二年,又改名报告时辰的谯楼,叫“楚观楼”,俗称“鼓楼”。

龟山&蛇山不是说有“龟断颈,蛇断腰”的事吗!当时在鼓楼下凿石开洞,使鼓楼以南的长街穿过山洞延伸到山北的藩司衙门(即司门口今民主路口)因此人们俗称此洞为“鼓楼洞”,成为明清以来城内蛇山南北唯一通道。1935年,当局拆除南楼下面的洞,新建一道钢筋水泥桥,名叫“南楼桥”,那时只走行人,不走汽车。到了修长江大桥时,拆除南楼桥,建起大桥的公路桥、铁路桥,从这里跨越解放路,桥上市内汽车、电车曾在这里设站。以前,人们及上班的人爬桥上来,换乘汽车电车到汉口蛮方便。现在因为交通怕拥挤,这里设站不好,就只有往下走了,到黄鹤楼下去搭车吧。

另一个古楼洞在武昌阅马场附近,应叫武昌洞。为什么?据《开通蛇山治路记》石碑上记载:蛇山横跨,山南为商业区,山北为民房,交通不便,车马不通。清代晚期,由总兵张彪负责派士兵3千人凿石开洞,用期34天,修路170丈,开通蛇山后修建第二条穿山道路,贯通南北,南起武珞路,北止民主路中段。因司门口有明末开凿的鼓楼洞,这里又称新鼓楼洞。

司门口那里不是改洞为桥了吗?那么新鼓楼洞就成穿通蛇山的唯一洞口,此洞因在武昌路段之内,所以又有人称叫“武昌洞”和“蛇山洞”。后来清朝当局还花了一年时间把洞内加以整修,用旧城砖衬砌洞拱,稍微显得安全一点。洞口两端拱顶正中朝外墙上,曾有石刻“武昌洞”三个大字,为民国2年黎元洪所题,文革初石刻字迹被凿毁。

1916年,武昌洞因山水溶蚀砖拱发生脱落坍塌阻塞交通,直到1927年省建设厅成立后,武汉市工程委员会才着手修复原拟挖断山腰来个废洞架桥,但耗资太大了,又破坏自然风景,后改变计划,决定改大洞口,改砖拱为钢筋混泥土洞拱。洞长78米,高5.6米,宽7.7米,可通行汽车,洞口外砌筑八字形挡土山墙,由彭荣泰营造厂中标承建,于1928年开工,1929年4月竣工。

说起来这项工程还是武汉市最早使用钢筋混泥土的隧洞工程。同期武昌洞路面全线新建了碎石路车行道和水泥人行道。在日本人占领武汉时,洞内为日军存放军火仓库,一度封闭,交通断绝。

建国初期,武昌洞由于年久失修,山水侵蚀,出现许多处纵向裂缝,影响洞内交通,市政建设部门用凝固剂配制水泥进行了修补,到今天还比较完好。

1957年修建长江大桥的铁路引线跨武昌洞口北段而过,就修建了一座铁路单孔桥与武昌洞立交,由于桥下与道路的净空间高层过小,市建设部门于1959年降低洞内及洞北段平行道的高度,以满足行车的需要。道路降坡后,武昌洞的路全线改建成水泥混泥土车行道,洞内人行道上新增护栏,使人车分流,保障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