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山_蛇山

我们武汉的江北江南各有一山,虽不高虽不大,但还是蛮知名的。伟大领袖毛爷爷曾在他的诗词中两次提到,有“龟蛇锁大江”、“龟蛇静”等,当年在修万里长江第一桥时,龟蛇山就是天然的引桥依托。还有,龟山旁有晴川阁,蛇山上有黄鹤楼,天底下名楼与名阁相对的还只有我们武汉,这更使得龟蛇山的人文色彩浓厚。

其实,在古代,龟山不叫龟山,蛇山也不叫蛇山。史料记述:龟山古名际翼山、大别山,后又称鲁山。蛇山呢!三国时称江夏山、紫竹岭,北魏《水经注》称黄鹄山。宋代陆游《入蜀记》称石城山;元代时,其东部曾称高观山,明代改称长春山。此外,历史上曾将蛇山自西向东分为黄鹄山、殷家山、黄龙山、大观山、高观山、西山、东山(宋代也将东山改称洪山)。直到明代,龟、蛇山之称,还没有在文字记载中看到。

人的眼睛是蛮厉害的,总会有人在长江边散步游玩时发现这两座山形像各异,说起来以龟蛇的形象比喻二山,还是始于明代文士的诗文之中。如明朝天顺4年(1460年)沈钦为大别山作记云:“江流湍急,怪石嶙峋,山名大别,与武昌黄鹄山对峙,雄踞江之东西,势若龟蛇环卫”。天启5年(1625年)张元芳记大别山文:“登大别,睇晴川,一望龟蛇相对,山川绣错,人烟鳞集,询洋洋大观也”。文士的这些诗文传到民间,以至明末在民间渐渐有了龟山、蛇山之说。

“龟蛇环卫”和“龟蛇相对”本是文人吃饱了饭喝足了酒没事干,就写景来点形象比喻,但传到京城就不得了。明末的皇帝们本来就歪七八梭,信这信那,认为龟蛇二山的存在,隐喻着龙脉所在,将有天子出世。皇帝有些惶恐,怕江山不保,于是派出钦差来到汉阳,将龟山于龟首与龟身之间(今洗马街与晴川街衔接处)凿断;蛇山于南楼下(今解放路铁路桥孔处)拦腰挖洞,以斩断“龙脉”,破坏风水,这便是“龟断颈,蛇断腰”的原故。

想靠断颈断腰保江山怎么保得住,不过,龟蛇山的比喻叫法没有消失,反而逐渐替代其原名。清代以龟山、蛇山相称并见诸文字的越来越多。清代宣统元年(1909年)测绘的《湖北省城内外详图》正式标注为蛇山。龟山断颈出现了洗马长街;蛇山挖洞处于1935年辟顶开路,成为蛇山南北的通道;把断腰处的司门口还搞热闹了,武昌人行走也方便了。